2018:俄罗斯与普京之年

译者:Marcel Lui, John Liu

引文撰写:Evelyn Li

俄罗斯人是如果看待普京的强权政治呢?乌克兰这片土地为何对俄罗斯人如此重要?俄罗斯人所期盼的经济奇迹到底在何方?俄罗斯与美国丶欧盟丶北约的关系何去何从?

如果说俄罗斯将於明年在她的土地上迎来世界杯,那麽一个不同但更值得注意的事件将在明年举行。普京将寻求做爲俄罗斯「总统」的事实上的第四任期,或者换句话说,总理。普京已一手掌握俄罗斯十八年。这不是梅德维杰夫(2008-2012)的假设 — — 所有人都知道普京,这个终结了这位圣彼得堡强人权力的人,在此其间在幕後操纵俄罗斯政治。在今日出版的《一个名叫普京的俄罗斯人》一书中,曾於2005年至2008年之间执掌圣彼得堡法国文化中心,并充当法俄间的顾问的埃琳娜裴鲁(Héléna Perroud)希望以另一个形象,从俄罗斯的视角,呈现俄罗斯总统。但她并不否认俄罗斯所面对的经济丶政治抑或是外交困难。

普京令人好奇。克里姆林宫的强人,由叶利钦钦点,於1999年继任为俄罗斯的首脑,很多人想问: “弗拉基米尔普京是谁?” 奥里弗斯通(Oliver Stone)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的纪录片因其对普京的纵容倍受嘲讽。最近,法德频道(La chaîne franco-allemande ARTE)分两部分播送了一部纪录片 — — 不如说是攻击克里姆林宫领导人而美化美国。裴鲁的书,算是两者之间。

强国配强人的传统

自西元862年留里克(一个与其说是历史上的不如说是传说中的大公)建立俄罗斯以来,承接的只有两个王朝:留里克王朝(862-1598)和罗曼诺夫王朝(1613-1917)。在後者中,像亚历山大一世(1629-1676)和之後他的儿子彼得大帝(1672-1725)之类的人物,在俄罗斯集体记忆中留下了烙印。之後,苏联时代则见证了国家领袖位置上的铁人,如列宁和史达林。这些人中没有一个像西欧国家一样分享权力。普京跟从了这一逻辑。他为此枚举了为俄罗斯构筑一个有尊严的未来的三个条件: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有效的经济和 “一个俄罗斯思想”  — — Русская идея。在这最後一个中,为了稳固俄罗斯社会,他分列出他眼中的四个基本价值:爱国主义丶力量丶国家主义和社会团结。

1990年代的创伤

叶利钦任期内的状况被嘲笑。在那几年,一个苏联笑话常常再被提起:「俄罗斯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是谁?是经济学家盖达尔(Gaïdar)。他在两年内就达成了无论列宁还是史达林都没做到的事:彻底破坏国内资本主义的名声。」俄罗斯人经历了将俄罗斯经济转为市场经济的「休克治疗」,但只见「休克」,不见「治疗」。1992年的通货膨胀率达到了2500%。按普京的话来说,俄罗斯当时正经历「历史上最艰难的时期」。

 “俄罗斯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是谁?是经济学家盖达尔。他在两年内就达成了无论列宁还是史达林都没做到的事:彻底破坏国内资本主义的名声。” 
对俄罗斯 “南斯拉夫化” 的恐惧

当普京登上权位的时候,他只有一个担忧,裴鲁如是写道:俄罗斯也会经历南斯拉夫那样的命运。此外,苏联的终结已经令俄罗斯的国土缩小了四分之一,使两千五百万俄罗斯人居住在边境的另一边。虽然俄罗斯现在还有超过170个民族,但是很多人会忽略这一点。裴鲁断言: “普京从未质疑过他们。” 但是,他知道多年前在南斯拉夫发生的事。普京指出:「攸关的是阻止国家分崩离析。」为此,他必须在国家分裂的风险最高的地方,即高加索(Caucasus),做出干涉 — — 也就是说在格鲁吉亚(Georgia)和车臣。在国际 “反伊斯兰恐怖主义战争” 的背景下, “高加索酋长国” 的(车臣共和国总统艾哈迈德·卡德罗夫如此称呼)伊斯兰分裂主张持续了十年(1999-2009)。同样的,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最近重申: “伊斯兰自几个世纪前便存在於俄罗斯。我们应该区分两千五百万穆斯林和五千名加入了伊斯兰国的阵线的作战人员。” 对普京而言,穆斯林问题不是问题。2005年让俄罗斯以观察成员国加入伊斯兰合作组织时,他就想展示这一点。

经济运行更好但没有 “俄罗斯奇迹”

普京开始掌权的时候,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在之前十年内减半,而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有3500美元,是G7国家平均值的五分之一。外债达十三亿三千万美元。美国学者斯蒂芬·科恩(Stephen Cohen)曾完美地这样形容: “历史上从未有人在和平年代见过彻底的经济摧毁。” 普京因此推行数项财政改革,以稳定财政。几年内,外债由十三亿万千万美元减少到三亿七千万美元。2006年和2007年,两个结构性公共基金设立: “储备基金”:和 “社会福利基金” 。这两个基金令2008年的金融危机得以缓解。这能够成为可能,要归功於多项来源於商品的收入 — — 再次占到国家收入的40%,但和《策略2020》一样(和欧盟的无关)。改革看起来有成果: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现在达到8750美元,俄罗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排名中在购买力公平上排在世界第六。然而,这不是一个 “俄罗斯奇迹” 。今天,两千万俄罗斯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亦即月收入低於160欧元。此外,腐败依旧是一个问题。据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17年俄罗斯在176个国家中排在第131位。腐败的代价约为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的10%到12%。

人口状况:俄罗斯的阿基里斯腱

普京应该接受的另一个大挑战是人口。俄罗斯的人口在1992至2012年间减少了近五百万。曲线六年来再次交汇,但女性人均生育率保持低於2% — — 维持人口的必要数值。普京说: “三孩之家必须成为常态。” 为达此目的,他於2007年设立 “母亲资金” ,向生育第二个孩子的母亲发放七千欧元。紧接着的措施是2008年的「家长荣誉」 — — 在克里姆林宫元首在场的情况下,表彰有七个或更多孩子的家庭。此外,俄罗斯的人口分布很不均匀。在占国土36%的远东,六百二十万平方公里只有六百二十万居民。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个地区的人口不断减少,尽管这里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且正好处在世界一个快速发展的地区里,而又与人口满溢的中国接壤。

 “近邻” 优先

普京重申维持与 “近邻” 的密切关系的重要性。其中, “独立国家国协一体化是(其)对外政策的核心,及(其)展望性战略” 。在独立国家国协的11个成员国中,有9个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其中,白俄罗斯丶哈萨克和俄罗斯组成 “三驾马车” ,自2010年以来联结在一个关税同盟里。普京感到遗憾的是, “兄弟国家乌克兰” 不是这一同盟的成员,否则它将使同盟的消费者数达到两亿一千五百万人,而非现今的一亿六千五百万人。俄罗斯的影响圈失去乌克兰一直是普京和俄罗斯人的一个无法痊愈的伤口。按比例来讲,乌克兰对於俄罗斯就相当於科索沃对塞尔维亚:俄罗斯民族的起源地。一直掌权至十六世纪末的留里克王朝是在九世纪在基辅建立起来的。因此,尽管乌克兰 — — 乌克兰的意思是边界 — — 面对一个选择:加入关税同盟还是欧盟,2013年11月对与後者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拒绝导致了紧接着亲欧派发起的迈丹抗议(Euromaiden)。

美国丶欧盟和北约的 “背叛” 

 “在与西方的关系中,我们这一方最大的错误是相信了你们。而你们的错使你们把这份信任视作弱点并利用了它。” 

按照普京的说法,北约应与苏联同时解体。但不仅这没在现实中发生,反而北约还扩张到了俄罗斯边境。普京说: “我相信,很显然,北约的扩张与盟军现代化或保障欧洲安全的必要性毫无关系……我们应扪心自问:扩张是针对谁的?” 这种对北约的敌意也来自於1999年对塞尔维亚首都的(非法)轰炸: “对於俄罗斯所有阶层而言都是无法擦去的黑色污点” ,俄罗斯作家索尔仁尼琴(Solijenitsyne)如是说。欧盟并未停歇,针对俄罗斯的制裁只会让普京更倾向於面向其他市场:金砖国家,即巴西丶印度丶中国丶南非。而且,美国不在这个组织内。俄罗斯是新开发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 BRICS)专案的参与者之一。这个专案以上海为基地,被视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替代品,也为为西方统治的单极世界提供另一个选项。普京这样概括形势: “在与西方的关系中,我们这一方最大的错误是相信了你们。而你们的错使你们把这份信任视作弱点并利用了它。” 

裴鲁在她的书中所塑造出来普京的形象有她与普京的采访做支持。这个形象与西方媒体所呈现出来的不同,并没有先入为主的意识形态,而是基於事实。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