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经济危机影响的阿根廷工人和学生

翻译:Glen Mak ;审议:Yu-hsiang, WANG 

阿根廷的经济危机在过去的数月愈发严峻,在2018年的1月到8月间,阿根廷比索贬值了接近50%。在2000年时,美元和阿根廷比索价值相当,但如今一美元已经可抵36.77阿根廷比索。

正如来自圣费尔南多的28岁工人Nelson Fermín Trilles所言:「因为通货膨胀和美元的升值,如今我们用同样多的金钱,却买到更少的食物,比如一包面可以卖到22美元。而如果明天美元又遇升值,一包面则可卖到25美元。」部份食物如小麦丶面食和面粉因受影响而更大幅涨价。

「许多小企业因为美元升值而倒闭。部份个案中,由於这些小企业用美金来进口原材料,当美元升值时,这些工厂因无法支撑下去或者因无法支付工人的薪水而倒闭。」 Nelson Fermin Trilles 指出,在这种情形下,「最有效的存钱方法就是存美元或欧元。但对於身为阿根廷年轻工人的Nelson,摆脱经济困境愈发困难。在Cuvo大学就读的19岁社会传播学学生Melina Buzón对深陷经济困局的艰辛也是感同身受:「对於一个来自中产阶级的学生,日子已是过得艰辛,更不用说基层学生的处境是多麽难堪了。即使我们不用交学费,但交通费也是日益增长。更糟糕的是,自己生活而不依赖父母的学生更要打工以赚取生活费。」

大学不作为? 她为自己发声

横幅照片:阿根廷学生的示威。来源:Melina Buzón。

照片中的年轻学生Melina活跃於动员学生参加捍卫公立大学的活动,过去的8月和9月的第一个星期,她都处於罢课状态中。她为自己的行为解释道:「我参加示威的目的是为了捍卫教师和公立教育系统。我们国家的教育系统在全国范围都早已变坏和正在恶化。同时,国家给予大学的资金愈来愈少。 我们发起持续一个月的示威,当中包括不少的学生和老师,都是为了捍卫公立大学。」Mélina同时指出,即使许多课室现在已是空无一人,但大部份作为抗争者的大学教授都选择在如公园和空地等公众场所来授课。现时,抗争者大概都会参加「游行丶占领学院以及讨论现今情况的大会」。Mélina 和其他抗争者的诉求清𥇦响亮,用她的说话来说便是:「我们(抗争)的目的是让大学保留其公立的丶世俗的丶自由的丶卓越的和具女权精神的特点。」

横幅照片:阿根廷学生的示威。来源:Melina Buzó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