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dit Elena Blum.

不丹:国民幸福总值万岁!

翻译:Basil Cheung, Marcel Lui

不丹,一个为印度和中国所包围的亚洲小国,以其国民幸福指数闻名于世。正当世界各国都在为自己的GDP百计千谋时,不丹在其发展愿景上的焦点却略有不同。

一九七二年,不丹的第四位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被记者问及自己国家国民生产总值(GDP)数字时,他仍然是一位少年。然而他直截了当地向记者表示:在他眼里,重要的只有国民幸福总值(GNH)。自此以后,GNH正式成为不丹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佛教文化在不丹的哲学上留下了深刻的烙印。这门学派以人和环境为中心。在不丹,早在一九七二年国民幸福总值这个概念出现之前,民众的福祉、健康环境的保育及社区的和谐,就一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这之后数十年间,不丹人民都将快乐置于非常重要的地位。起初,这仅是默认的目标,并且没有任何已建立的指标。直到二〇〇八年,第五任国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Jigme Khesar Namgyel Wangchuck,现任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之子)决定把GNH纳入宪法,成为官方目标。这亦是不丹首部民主宪法。

幸福委员会

具体来讲,GNH共有四个量度标准:环境的保护、本土文化的保存、良好的管治以及公正的发展。据国王所指,这些标准使得引导并实施一个“带有这些价值的发展政策”成为可能。

“即使工程很有可能带来大量收益,委员会亦有权禁止之。”

所有获提出的法律和项目必须经由GNH委员会批核。在正式实施前,委员会会梳理所收到之计划,并核实这些项目是否符合幸福政策。

“假设有人申请一个采矿工程,那么他不得对环境造成太大的损害。若是那样,即使工程很有可能带来大量收益,委员会亦有权禁止之。”La Livre.be记者、不丹专家莎宾•维赫(Sabine Verhest)向我们说道。这个国家的座右铭是:唯有当其有利于民众及其福祉时,经济发展才有意义。无论如何,社会与经济间的平衡都不得受到损害,尤其不能是为了赚取利益。

准则难以确立

GNH是个难以计算的指标。它试图主观地量度人们的情感,当中包括:喜乐、嫉妒、恐惧、安全感等。根据定义,这些情感难以量化。为计算GNH,行政机关每五年对这些数据展开为期半年的调查,然后于全国向社会主要的代表团体发放大量问卷。

Crédit Elena Blum.Elena Blum摄

调查结果能反映数字升跌。这些数据能指示政府应如何调整对人民幸福的政策。国民会在数个方面上被问到多样化的问题,例如:“你嫉妒你的邻居吗?”、“野生动物有对你构成滋扰吗?”

由于收入或金钱方面的问题不应成为焦点所在,很少有问题会涉及这些领域。当局需要派员长途跋涉,故调查所需时间冗长,而且成本高昂。但是,二零一零年和二零一五年的结果反映,不丹人民生活状况有整体改善。

营造幸福氛围

不丹的国民幸福指数政策并不是假装令人们感到幸福。当局致力于创造能使希望快乐的民众能够感到幸福的生活条件。

“一种满足的状态。”

莎宾表示,“我们必须知道,不丹人眼中的幸福同我们【编者注:西方人】眼中的不同。这不是收到礼物而有的短暂欢愉。这更加深刻。这是一种满足的状态。”

副作用

虽然幸福政策在不丹获得了举国赞同,但是这种模式还是有其副作用。例如,全民免费教育若令毕业的青年激增,便意味着不容忽视的后果。“年轻人上学,有时出国,”莎宾解释,“当他们回国后,不会再想在父母亲的田里劳作。他们期待更好。”

“年轻一代已对体力劳动感到陌生”

莎宾更提到,“大多人都持有学位。他们想跻身行政,但这一行业已无职缺。,年轻一代已对体力劳动感陌生。”故此,年轻一辈的失业率逐渐成为焦点。这个数字目前大概是13%。然而农业对不丹经济、人民生活的支撑地位至今依然无法取代。

此外,高昂的成本也限制着这个政策的。现时,不丹公债达到GDP【编者注:这也还是一个指标】的110%,根本不能单以自身资金撑起GNH项目。若失去尤其是印度等外国援助,不丹根本无法实行此政策。贷款制度对此功不可没。

仅此一例

GNH经常与不丹相提并论,其他国家和机构也开始应用这项指标。然而GNH的各种用途衍生出其不同的构建方式。故此,不丹的GNH计算方式始终仅此一家。

“对不丹人来说,我们已经有了幸福所需要的全部。”

幸福的观念与当地人民的价值观息息相关。不同文化、国家的幸福概念千差万别。曾有美国州长拜访不丹,希望从GNH中获得启发。然而欲尝试把这个模式带到他们自己州里,就显得十足困难。“每个文化都应该寻找最适合它的标准”,莎宾补充。

她更进一步讨论并着重强调国民对幸福的观念和感知。受不同文化影响,有些人表示自己比其他人更易感到快乐,反之亦然。她总结,“我们也许忘了:对不丹人来说,我们已经有了幸福所需要的全部。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觉得不甚满足。”

 

标题(横幅图片):Elena Blum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