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女性权利现况

翻译:Glen Mak, Kiera Lin

从好莱坞到巴黎,女性的权利一直都是公众讨论的焦点。加拿大作为一个年轻 丶开放和进步的国家,其女性权利的现况如何呢?

(一个悼念在蒙特利尔被谋杀和正失踪的土着女性的图鸦。图片来源:Mathilde JOST)

加拿大女性权利的的简史

2017年,加拿大联盟庆祝第150个创立日。除了萦绕在这个里程碑周围的争议,事实证明这个国家的人民一直都在为争取女性权利而努力。第一个天主教女权组织成立於1907年,名为la Fédération Nationale Saint-Jean Baptiste。随後在1915年,那些嫁给军人和海军的曼尼托巴(Manitoba)女性们第一次在联邦选举中拥有了投票权,虽然如此,大部份加拿大女性要等到1918年才有投票权。不过部份省份仍然未能响应这个改革,比如在1940才被赋予省内选举的魁北克省。因此,加拿大在这方面比美国和法国领先,相较於英国丶意大利的改革程度更轻,但落後於芬兰和丹麦。在加拿大人的心中,特别是魁北克人,去支持女性解放的观念建基於经济自主权:加拿大劳动协会在1911年支持了同等工作同等薪金的概念,而安大略省则在1951年宣布了第一个保护薪酬平等的法案。

对土着女性的歧视逐渐上升同样是加拿大女权抗争的一个触发点。早在殖民化之前,她们在政治和经济的决策上都占有一席之地,然而相较於她们的大部份女性同胞,她们到了1960年才得到在联邦选举的权利。同样地,她们到了1985才能在嫁给非土着丈夫的同时保留其本土印第安人的身份。这项法律更在2009年才延伸至她们的後代。

一个更有担当的首相?

作为一个在社交网络十分活跃的首相, 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对支持女权抗争的承诺从未间断。早在竞选工程中他便支持了堕胎的权利,指出剥夺女性这项基本人权就好像「拒绝给予女性们未来。」在上星期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特鲁多在一群世界大企业家面前表明了「聘请丶晋升丶留住更多女性」的必要,「因为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特鲁多的说法当下时引起了不少轰动。

去年十一月正值一宗国际丑闻闹得沸沸扬扬之时, 他在国际消除对妇女暴力日上,强调男性於此中能发挥关键作用。在特鲁多的巧辩之中,他常常提到男性们要拥抱和接受女权主义的观点, 好似达成更大程度的两性平等只是男性的责任。2017年3月8日的世界妇女日,特鲁多的妻子在这个特别为女性而设的日子里试图去庆祝男性而引起了不少波动,外界质疑这对夫妇试图将重心点转回男性身上。

在加拿大人的心中,特鲁多的这个立场并不是全体一致的。特鲁多常被指责他能掌握沟通的艺术,在社交网络上发表的言论有十分大的影响力,然而加拿大人等待的还是实际行动。看清事情本质的魁北克学生Léa指出因为「加拿大女性是被珍爱的」,所以「他说他会尽力去帮忙每一个人,但他每个星期都会有不同的藉口而不做出实际行动。我实在看不到成果。」

而实际呢?听听年轻一代的说法

你不用在加拿大住很久就会意识到一些为女性而立的新的倡议正在出现。在渥太华大学,体育服务移除了健身室和游泳池只供女性使用的时段,而性别及女权研究的科系更是发展得十分蓬勃。在加拿大首个实现女性普选的温尼伯,加拿大人权博物馆献出一整个展区以表对女性权利的敬意和对女权历史的回溯。

24岁的渥太华大学学生Deepak虽然认为「加拿大的女性权利和许多其已发展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相似」,然而他认为女性在这个国家更为安全,这是一个和Léa 共有的想法。Léa讲了述她在欧洲的体验:「在加拿大cat-calling (备注:以吹口哨和呼喊的方式来发出性暗示)从来未发生过在我身上 ,不过在爱尔兰和西班牙,我留意到这些行为更为常见。」即使如此,他们仍然认为加拿大在这方面有进步的空间和能力,他们同时指出了部份女性对有关法律的不了解和在教育方面仍有缺失。在许多家庭甚至学校里,性别刻板印象仍然不知不觉地被散播。

去年12月6日,加拿大悼念在l’Ecole Polytechnique de Montréal被谋杀的14名年轻女性,这是加拿大人第28年举行悼念活动。这场反女权主义的杀戮触及了加拿大的所有人,同时也提醒着我们女权运动的抗争至今仍在继续。在加拿大,10名家暴受害着里有9名为女性。

横幅照片:贾斯汀·特鲁多宣布2019年Women Deliver conference将会於温哥华举行。照片来源:Women Deliver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