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的和平挑战

翻译:Kiera Lin, Glen Mak

在哥伦比亚政府和极左派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人民军(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 FARC)签署和平协议,以及该军转变为政党一年多後,这项协议在人民心中仍然存在歧异。

2016年10月2日举行的公民投票见证了以下的情况——虽然公投中反对的人口以50.2%的多数票小胜,政府与FARC仍期望追求和平。因此,案文在经过轻微修改後,政府於同年11月24日签署了第二版协议。然而,这一次政府选择提交至议会批准,而非由人民决定。协议因此被一部分人认为是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的操权手段。他曾於2016年因为在该协议的努力和参与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备感委屈的那群人

部分民众对该协定的条款感到不满——承诺在协定中规定的巴勒斯坦特殊管辖权(JEP)框架内,对被指控犯有「轻微」罪行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前游击战斗人员实行大赦。反对的浪声此起彼落,其中包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士,他说道:「每个家庭或多或少都被这场冲突所影响;每个家庭都经历了亲人被绑的地狱之痛。我自己也被迫离开我的土地。而他们认为他们可以不为此负责就融入我们。他们错了。」

事实上,对人权运动家丶社会领袖,以及前FARC成员及其家属执行的暗杀行动说明了这些仇恨。根据和平与和解基金会於2017年7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有五名该游击队成员被谋杀,另外十名游击亲属也被杀戮。」诸如此类的一些强烈反对行动,进一步削弱了协议的中旨,同时可能矛盾地导致更多的暴力冲突。这便是50多年来人们所一直指责的游击战争。

和平与和解基金会地图

总统选举前夕的政治冲突

除了人民意见上的分歧之外,政治界也处於动荡中。前总统阿尔瓦罗.乌里韦(Alvaro Uribe),现任参议员之一,在2016年公民投票运动中是反对派的领导人。在美国的帮助下,他在任期内成立了一个打击毒品贩运和武装团体的武装斗争计划。相较於和平谈判,更多人支持斗争计画。至今仍然如此。

而就此协议的立法和司法实施而言,事情更为复杂。2017年3月,哥伦比亚国会以政府没有充足的理据,拒绝批准许多类似的议。由於反对者经常挑战该协议,延长并推延了立法执行案文。然而,此一法律的实施非常重要,因为它能使该协议对政府和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政党都具有约束力。这就是为什麽现任政府推出了一个通常被称为「快速通道」的程序,以缩短审批「和平法案」的时间。

2017年11月16日,哥伦比亚高等法院批准了2017年第2号法案。此法案约束了此後的下三任总统遵守和平协议。而这就意味着法案是不容被质疑的。然而,一些哥伦比亚报纸与和平与和解基金会的另一份报告皆谴责——即使未来有国家元首不遵守此法案,他仍然有机会「另辟蹊径」。例不遵守此法案,他如,他有可能通过全民谘询来绕过它。因此,双方皆能使用体制机制来加速或减缓本协议的实施。

距离完全的和平还有很长一段的路要走

虽然政府和FARC之间签署了和平协议,哥伦比亚还是存在其他武装冲突。所以该协议的签署并不意味着该国暴力的终结。事实上,和平与和解基金会的报告也强调说,在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运作的许多城市中,国家毫无能力介入。其他武装团体则搬迁到该处谋求发展。

在哥伦比亚仍然存在和活跃的主要武装团体有民族解放军(National Liberation Army, ELN)以及影响力最大的贩毒团体——德尔戈尔福家族(Del Golfo Family)。 虽然ELN已停火并正在与政府进行谈判,但和平仍然是一个乌托邦。同样地,根据桑托斯,德尔戈尔福家族虽然已准备投降,但该家族却被曝是哥伦比亚近日一宗毒品缉获案的首脑,冠绝该国历史。

因此,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达成的和平协议是一个悖论——他们一方面有意图走向和平,但另一方面,其他武装集团很可能取而代之。因此,要使暴力趋於减弱,迈向完全的和平,还有任重而道远。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