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标准”在推特上的政治应用?

翻译:Glen MakKiera Lin

作为拥有接近330百万用户的程序,推特登上了世界最受欢迎社交平台的第十二位。这个创于2006年的平台允许用户在平台上写不多于280字的推文、追踪甚至转推匿名用户和公众人物。推特也是一个各抒己见的特殊虚拟平台。

然而,其中立性却备受争议。部分用户批评推特有双重标准的做法:冻结帐户甚至删除用户的推文和帐户。

自由表达危在旦夕?

一位女性社交平台使用者指出她无故地失去了三个账户。据她说,她的评论不单被推特审查,同时也被那些容不下反对意见的用户。尽管一开始她并不用她的账户表达政见,其后她开始以之评论新闻、学习和分享自己对法国以及更多有关西方小众群体现状的意见。她补充道:“我的种族和宗教让我被种族偏见压迫、受制于种族歧视和伊斯兰恐惧症,作为一个非白人女士,我要强而有力地打击仇恨言论。”

另外一位自称为穆斯林、工会干部和无政府主义者的女用户同样留意到在推特上任意讨论各类话题不可行的做法,毕竟有可能遭受来自政府的报复。就如其他受访的用户,这些年轻女性为在社交网络上自由表达意见而身陷危险感到悲哀。 

推文是好战或可憎的?

女权运动者认为他们无法明白为何当他们批评所谓的父权系统时,他们的评论比性别歧视言论更受抨击的讽刺。一个网名为Noemisterieuse的女性用户,其帐户因她批评过女性正受压迫的言论而被冻结过几次。至今,她的账户仍永久封停。相反,推特把一个曾有“仇恨语论”的账户评为“没有侵犯性”。这名女用户批评推特的做法是一种“有偏向的反应逻辑”。另一方面,一名跨性别女性表示,她的账号因她为了武装目的而使用较微妙敏感的字眼,表达了恐同症而被暂停;然而,一位前国民阵线人员,严肃地发表对恐同症侮辱的言论时,其账号反而未受制裁。

 

就一些账户被暂停的受访者而言,Twitter的偏见将会受到质疑。其他账户即使发表了应该受到谴责的言论时也安然无恙,因为他们的观点较能被社会所接受。除虚拟社交之外,Noemisterieuse指出这可被视为“强制隔离”的实际后果。一方面用户自由表达意见的方法被强行剥夺,另一方要社会建构也同样被破坏。她补充道:“(和这些相比),失去了多年的档案和数千个追踪者根本不值一提。”

制裁的准则是甚么?

记者Mathieu Brancourt 向推特汇报了一个来自他人的恐吓“你很快就会被千刀万剐,你这个假记者”,因为他对于Théo案中警棍的使用是“一个意外”存有怀疑。即使如此,他收到的响应是“这种言论并无违反推特的守则。”

为了弄清楚推特小组的运作,我们联络了推特小组,但他们响应“未有发言人可以回答到(我们的)问题。”我们看了对进行制裁的因素的解释,其中有对用户侵犯他人的历史记录和侵犯问题的严重性。另一方面,如果一个账户的侵犯行为以一个人、一个群组或者一类受保护的人士为目标,同样可被制裁。

部份用户指出他们的帐户被删除或被封停,因为他们被发表仇恨言论的人举报。其中一个例子是一名年轻男子的账户因受另一名用户的举报而被冻结了,这名举报他人的用户账号其后也被推特封停。然而问题是,来自用户的举报对删除或封停账号的决定有影响吗?除了注意到这种情况,推特十分重视举报是由不正当行为的受害者提出或是由一名证人提出。因此,去提出这个问题似乎合情合理:推特会留意发言者的身份和意图吗?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可以使一些证据水落石出。

“合乎公众利益的容”

最后一个评估惩罚的准则是一个账户“所发表的内容(是)否与正当的公众利益”背道而驰。换一种说法,即“这个行为要是…具信息性的和合乎正当合理的公众利益”,同时其能唤起人的意识和良知。推文内容的来源同样是考虑的因素:“有部份人、群组和组织在推特上所发表的内容可以说是合乎公众利益的内容,因为他们能唤起公众意识。”这说明了一个真相:一些政治人物能作出仇恨言论而不用担惊受怕,但相对于那些不是这样名声狼籍的批评者来说,往往是不适用的。

一些问题仍未有答案:那些作出决定的人的背景是怎样的?具体地说,是谁下决定去封停、删除一个账号?有没有众多的人来研究情况?他们懂用户账号所使用的语言吗?他们有时会不会太依赖收到的举报来行事呢?

最后,推特等社交平台在确保民主和表达自由的角色是甚么?同时对用户的行为的评估以他们权力关系进行,故此并不总是以同一种方法进行。这些权力关系包括了他们名声的恶劣程度、他们的身份和他们的言论。

 

横幅照片:取自Pixabay.照片库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