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cerclés par la police, ces militants seront arrêtés et conduits au commissariat. Ils ont recours à plusieurs techniques pour empêcher leur identification : pas de papiers d'identité, maquillage sur le visage et glue sur les doigts pour éviter les reconnaissances faciale et digitale. De ce fait, ajouté à leur nombre très élevé, la police ne pourra pas les identifier. Ils seront relâchés sans poursuites après quelques heures. Crédit Alexis Dumont.

恩德·热朗德:「为正义而反抗」

翻译:Haoran Lian, Marcel Lui

始于2001年热那亚(Gënes)的另类全球化运动一直被人们反复讨论。2017年夏天,Le Journal International潜入到了名为恩德·热朗德(Ende Gelände)的气候运动营中。我们的特派人员尝试去解析这些活动者的工作并理解他们的动机。下面是从莱茵兰(Rhénanie)发来的报导,在那里,这些活动者诉诸公民抗命以唤起公众对“气候正义”的尊重。

 

从2005年起,每年德国协会恩德·热朗德(“到此为止,不能再继续了”,作者引)都会组织“气候运动营”。2017年,这场为了气候而发起的欧洲最大的公民不服从运动集结了近6000名活动人士。这场国际组织活动从8月24日持续到了8月29日,旨在阻止莱茵集团(RWE)在科隆附近的煤炭开采活动。在计划大纲上列着:讨论的时间,游行示威,以及更重要的,对煤炭中心的和平封锁行动。

尽管举办运动营是提前上报并合法的,但其接下来的活动并不全是如此。在活动营四周,可以明显感觉到一定程度的紧张气氛,大量的警力被安插在附近。他们频繁地进行身份检查。这种紧张气氛在运动营中也能感觉到,以至于在营中拍照也成为了非常不好的行为。这都是由于便衣警察常常作为「眼线」渗透这些抗议活动。每个人身上都带着猜疑。这对工作就产生了影响:决定在小团体内产生,并且在最后一刻才宣布。

相对高效的自治组织

一些行动的不合法性会阻碍一个过于垂直化的组织,这使得恩德·热朗德协会和它的所有成员都可能被要求直接在法庭前为这些行为负责。其结果就是:组织之前的关系被平行化,运动营的自治程度接近于无秩序状态。这种方式可能吓到了一些人,但是它看起来却非常有效。

“组织体系很好。”从法国特地赶来加入组织的一名年轻男子带着些许意外证实道。每个人都尽可能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有些人做饭,有些人打扫卫生间和浴室,还有一些人准备营外的活动。没有什么事是被要求必须做的,但是大家良好的主动性使一切都运行地很顺利:每天每个人都能吃到饭,大部分的厕所都能够保持干净整洁,尽管有数千人使用它们。

不同营地、车站和活动点之间人员、食物及物资的运输调配也都在自我监督下进行着。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做出贡献——自行车、汽车、拖拉机或者客车——以保证团体高效的出行。内部交流沟通也是如此。每个人都能在营地入口处的公告牌上记录自己掌握的信息。从失物招领到警方新设置的路障的通知,它是一个人人都能参与编辑的报纸。“这种形式还挺有趣的。”一位从荷兰来的学生评价道,他认为这个活动很启发人心。

“我在这里,我很开心”

在营外,封锁行动以半军事性的策略进行着。尽管协会的决策因为内部阶级管理的缺失而迟缓,但这个组织仍然颇有效率。参与者们两两组成对子,然后以四到六个对子组成一个小组。每一组再接着组成多人的团体。此战略意在便于分散的同时又便于以小群组的形式进行管理。从实际上来说,“这样能够不用暴力包围住警察”,协会内一位负责管理不熟悉该战略的成员解释道。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几百名活动人士就这样封锁了煤炭中心工程的核心点。近200人占据铁路封锁了煤炭的运输。其他一些人则直接进入矿井以阻止挖掘工作。

Les manifestants se dirigent vers une centrale à charbon. Crédit Alexis Dumont.

游行示威者朝着一个煤炭中心移动。来源:阿莱克西斯·德默门(Alexis Dumont)

据Reporterre报导,莱茵集团新闻部门可能曾确认称在煤炭中心发生的活动所造成的影响是十分有限的。只有一个反应堆可能在数小时内降低过功率。这个结果与动员的规模比起来似乎让人有些失望。一位瑞士年轻人证实:“与所有能阻止气候变暖的行动相比,这场斗争是微不足道的。重点在于,你尽最大的力,用心做一切你能做的事情。意识到其他的事情是有必要的,但如果你把焦点都放在其他事情上了,你会变得不开心。对我来说,我在这里,我很开心”。他的话使人想起我们几个月前曾做过访谈的皮埃尔·拉比(Pierre Rabhi)与他的生活哲学。

唤起公众意识

比起直接的影响,恩德·热朗德正试图唤起公众对于严峻的环境情况的意识。协会在一份公报中强调,活动者们在面对警方的暴力时始终保持和平行动。一位在2016年活动中执勤的德国女兵比较道:“去年,他们活动的目标放在一家逃税的公司身上,因此这让政府稍微舒心一点。去年警方也就更加的被动。”离反对汉堡G20峰会的游行示威结束还不到两周,另类全球化运动又在德国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恩德·热朗德的下一步是明年11月在波恩的COP23大会。

 

标题图片:抗议者被警察包围、逮捕并押送到警察局。他们用了多种方法以阻止对他们的身份验证:不带身份证明,脸上涂上化妆品手指上涂上胶以防止面部和指纹认证。再加上他们人数众多,因此警方没有办法辨认他们。几小时后,他们没有被追究便被释放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