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朵尔电影节 : 摩洛哥和荷兰的关系降到冰点

翻译: Angel Hsiao;审议:Andy Daz

第七届纳朵尔电影节本来所欲传递的现代丶和平丶文化之讯息,被一阵外交危机的氛围给破坏,而这是因为荷兰被革除特邀贵宾头衔事件所造成的 。这篇文章将会反思,这场影展在许多程度上因爲民众静静酝酿的愤怒而被蒙上阴影的国际反应。

一个关於团结和和平的电影节

一年一度的纳朵尔电影节於2018年10月6日至11日举办,它以民主丶文化及艺术作为亮点。

这个由民主与和平的共同回忆中心主办的电影节,和那些捍卫人权的机构有着同样的理念,目标在於以艺术为中心聚集起民众丶文化和宗教。人们又再次的期待具影响力的知名人士丶活跃分子以及狂热者的现身。

此电影节的主席Abdeslam Seddiki将今年特定的概念「非洲女性的记忆」定义为「对於妇女记忆的疑问,这些妇女满怀许多秘密丶故事以及人生智慧想要分享丶诉说以及传授」。这个现代的讯息出现在许多电影和短片中,但此理念并没有达成团结的效果,反而造成分裂。

具有共同根源的特邀贵宾

前国王哈桑二世将摩洛哥描述为「一棵树根在非洲丶树枝在欧洲的树」,以此概念为基础,这个电影节主张文化多元性,也为不同国家的电影工作者建立起对话和交流。为此,他们也发出了许多具有象徵意义的邀请函给艺术家丶政治人物,像是西班牙政府的前任首相Jose Luis Rodriguez Zapatero。

因为具有庞大的摩洛哥移民约50万人,荷兰被赋予特邀贵宾的头衔。对电影节的主席来说,这个选择实至名归,不仅因为其众多的摩洛哥人口数量,也因为他觉得荷兰是个「我们可以从电影的视角察觉其聪明丶现代及快速发展的国家」。因此,荷兰的文化工作者和电影艺术者也得以将其作品置於镁光灯焦点下。在受邀名单中,来自摩洛哥北部里夫山脉区域的荷兰喜剧演员Najib Amhali的出席为一大亮点。

仓促的决定

然而,就在电影节开幕前两周,主席做了一个无法撤销的决定:除去荷兰荣誉贵宾的头衔,而其背後原因是来自政治考量。这里指的是假定荷兰对於胡塞马暴动的介入。这起事件替原气焰已盛的「希拉克」运动加油添醋,这个抗议运动点燃了里夫地区的怒火,以及其他对摩洛哥政府有所要求而普遍感到挫折的地区。

国际电影和共同回忆节的主席Abdessalam Boutayeb,在针对这最後一刻才宣布的革职发表意见时,列举了造成此仓促决定的不同原因, 将这个场合试图要传达的和平和艺术讯息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

他在一个授权给国家电视台的访谈中说到「我们之前对於荷兰有特定的期待」,他更强调收回这个具象徵意义的头衔是发生在荷兰外交部长Stef Block的谈话後,该部长特别指出希拉克运动领袖被判处严重徒刑的情况。这些宣称被电影节的主席指控为「对摩洛哥司法独立以及完整性带来伤害(…)并质疑司法体系的正当性」。

他再次阐明他的决定,「作为一个提倡人道主义及和平的组织,我们希望这个电影节可以和所有政治色彩扯不上边」。

他也藉着这个场合向摩洛哥民众表示歉意,并承诺「会和那些单纯想推广文化的人携手共进」,而这些须基於对政府正当性和摩洛哥司法体系的尊重上。

荷兰大使馆要求40万欧元的赔款

早已在这场盛会中投注大笔金额的荷兰,要求在最快的时间内获得补偿。

Abdesslam Boutayeb作证说「他们向我们说:若拿不到你们的赔偿,我们就在海牙国际法院见。」更戏剧化的情形是,电影节的主席在一场访谈中宣告,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将「有义务贩售出其房产的一部分」以便清偿一部分的费用。这笔已经付出去的费用被用制作电影的展台资金以及涵盖他们接待贵宾国代表的费用。

大使馆的这个要求凸显了对於摩洛哥和荷兰两国关系的质疑,荷兰大使馆过去希望藉由投资来强化和摩洛哥王国的外交连结。而这个企图似乎造成了反效果。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