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ak: 回首摩洛哥一年的社会骚乱

翻译:Glen Mak, Marcel Lui

Hirak运动的领袖现正在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接受审讯。这个始於一年前的运动,不仅向公众揭露了摩洛哥(Maroc)北部的发展落後问题,而且在当局严厉打压的情况下,仍扩大了言论自由的空间。

2016年10月,在位於里夫山脉的胡塞马市——这是个有六万居民丶近地中海的城市——一个员警盘查演变成了一宗悲剧。当时,警方称一个鱼贩所卖的鱼为非法捕,获因而将之没收。但当他试图阻止员警摧毁其货物时,却意外被垃圾车撞死。事件发生後在社交网络上迅速引起极大反响,市内更有示威游行以谴责当局滥用职权和社会的不公义。示威之後蔓延至摩洛哥的得士安(Tétouan)丶卡萨布兰卡和拉巴特(Rabat)等大城市。这一连串的事件使人想起2010年末Mohamed Bouazizi的自焚——这点火星便是 “阿拉伯春天” 的起源

事件发生後,国王匆匆派遣内务大臣去压制反对声音的滋长。然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即使示威行动被警方大力打压,示威游行的数目仍不降反增。2月6日,许多员警和示威者都在一个为了纪念这个代表「里夫民族主义」的人物而组织的游行中受伤。 示威者的诉求和社会丶经济方面有关,然而在这个常常被当局抛弃的地区,其经济只能由印度大麻的销售所撑起,个中的叛逆或 “分裂” 性质,在当局来看是历史问题。

2017年5月,其中一位示威运动领领袖Nasser Zefzafi在扰乱一场星期五的布道会後被逮捕,其控诉伊玛目本人是政府责备示威者的媒介。然而逮捕行动是政府的策略性错误,在5月和6月期间,大约有至少200人被当局逮捕;逮捕示威领袖行动的开展原本是为了结束这场纠纷,但这反而助长了示威行动。

策略转变

2017年6月,数以千计个示威者在拉巴特的大街上发起游行, 要求释放Zefzafi 和其他因现在被称为「Hirak」亦即「运动」的事件被囚的人士。面对运动的形势转变,国王明显有政治动机地改变了应对策略,於七月底介入事件并赦免了40多名受监禁者。国王穆罕默德六世 (Mohammed VI)在登基纪念日发表了轰动性的演讲,并在讲辞中直接提及了示威者。他以一种不寻常的严厉语气质疑了政府官员的责任: “他们之中的一部分经常旷工……完全没有工作热诚和抱负。” 与此同时,一项针对里夫地区的发展项目进度落後的成因的调查也就此展开。

2017年10月,调查结果显示有多人需为开展於2015年的 “胡塞马,地中海的灯塔之城” 发展计画被无故拖延负责。10月24日,三位部长和两位官员被解职,其他相关官员也被处罚。这些行动代表了国王强势的立场。这是他登基以来最严厉决定,他想以此来显示没有人是不能被革职的;他也想以此表示他听见了示威者的声音,而镇压不是他对示威者唯一的回答。不过,被囚人士家庭的协调者估计,仍然有350人被关押候审。

偏向威权主义?

2017年11月,二十多名示威者在拉巴特开始接受审讯,这包括了被控 “危害国家安全罪” 的Nasser Zefzafi。他们可能面对5至20年的监禁。就罪名的定罪和惩罚的严重性而言,国家想就此表示其能在自己的领土之中维持社会秩序。即便如此,在这一系列持续超过一年的事件还是使人们注意到了一个惧怕第二次“阿拉伯之春”的政权正偏向威权主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