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身为现任主席国会有助于西巴尔干国家加入欧盟吗?

翻译:Andy DazIrene Zheng

自从保加利亚于2018年1月成为欧盟主席国,这个710万人口的小国希望通过关注西巴尔干而在欧盟中成为一个关键国。

在2月6日公开的欧洲联盟委员会发文中,欧盟国家一致表达了扩大西巴尔干地区战略的意愿。事实上,赛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Montenegro)目前是2025年预入谈判进程中西巴尔干地区最先进的国家。马其顿共和国和阿尔巴尼亚是候选国;而波士尼亚˙赫赛哥维纳和科索沃则是可能的候选国。

(圖片:FNSP – Sciences Po – Atelier de cartographe, 2015)

一个有条件成为欧盟会员国的未来

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他2014年的就职演讲中表示,在他任内不会有新一轮范围的扩大,因为合并的门槛尚未达到,这也表明减缓欧洲一体化进程的策略。不过,他透露说:“谈判仍持续进行,特别是与需要加入欧盟的西巴尔干地区。”这确实是未来几年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2月6日,欧盟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题为可靠的欧扩观点以及欧盟对西巴尔干地区的更多参与”的通报。这份通报性质的文件证实了2025年欧扩意图。

文件还强调,要让欧盟的这个想法可信,持续的改革和进步是关键。委员会提及尽管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在1993年所订的加入条件“哥本哈根标准(Critères de Copenhague)”尚未被达到。

首先,法治需要加强;有组织犯罪和涉及国家程度的贪污行为仍存在于不少地区,司法制度的质量及其独立性受到质疑。同样,对于基本权利的尊重是欧盟的主要标准;应强调言论自由权,媒体自主权和对弱势群体的保护。 关于这个问题,人权委员会的一份证词指出,一项关于南斯拉夫90年代内战时期失踪人口的研究最终找到了超过2/3失踪人口(or确定了超过2/3人的身份还是找到了他们的遗骸),而这项研究是依照欧洲人权公约和各国的义务对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展开的调查研究。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Le tribunal Pénal International de L’Ex-Yougoslavie)下定决心要让侵犯人权者得到正义的制裁。这些已经开始的国家级战争犯追捕程序,应该要持续进行并投入更多努力,特别是地区性的合作这个部分。

此外,区域经济必须成为西巴尔干半国家的优先事项,这些国家的竞争力与欧盟内部市场比起来还是相对弱势且不足。加强欧盟跟西巴尔干半间的基础设施连接也将成为欧盟的主要提议。

最后,提倡和平和稳定精神的欧盟希望可以支持这些邻国维持关系与调解,支持这些国家“在言语和行为上毫不含糊地对待彼此,而不念旧怨。”因此需要有一份赛尔维亚和科索沃之间关系正常化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以便实现各自的欧盟之路。

因此,欧洲一体化进程对西巴尔干地区将会是一条漫长曲折的路,是一场挑战,但也是“将他们的前途和欧盟紧紧连在一起的历史性机遇”。欧盟希望能够通过在上述几点合作来应对挑战,成为陪伴这些国家走过变革的实质角色。

2025欧扩企图是否野心太大?

让˙克洛德˙容克在造访西巴尔干六国时清晰地传达了信息:“持续改革,我们将继续支持你们加入欧盟的计划。”

访问之旅后在苏菲亚(Sofia)接受Euronews的访问时,他鼓励这些改革:“我们要求在这个区域的合作伙伴认真投入,不是说空话,必须真的落实。如果不是如此,那这扇门将会关闭。”欧盟委员会的主席也提醒2025年尾是指标性的,而并非承诺。2025年尾看起来似乎对某些西巴尔干国家,特别是马其顿,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和最近才向布鲁塞尔提交调查问卷以便在收到问卷两年多后成为正式候选人的波黑来说,太过好高骛远。因为阿尔巴尼亚和马其顿是候选国,让˙克洛德˙容克在参访中表示到,关于阿尔巴尼亚 :“我们准备将阿尔巴尼亚合并但其他的国家可以加入欧盟的前提是在合并日前找到对所有领土争议的解决方法。”在另一次跟Euronews 的访问中,他保证:“没有国家能在规范领土争议前成为欧盟的一员。”

尽管如此,2017年8月1日,保加利亚和马其顿两国历史性友好关系和良好合作条约的签订结束了历史的一页。可以笃定地说保加利亚将想成为参与西巴尔干国家加入欧盟的关键角色。

强迫主席国保加利亚参与西巴国家合并欧盟

2007年1月1日保加利亚加入欧盟后11年的今天,她成为2018年1月1日到明年6月30日欧盟议会之主席。在欧洲议会主席国愿景中,希望保加利亚共和国透过帮助这些国家合并欧盟之相关改革让西巴尔干国家成为:“一个安稳、确定且繁荣的地区。”

在2003塞萨洛尼基欧洲议会之延续和2014启动来维护巴尔干地区欧化发展的柏林程序中,合并的过程会再一次上轨道。

但应该记住的是,柏林进程在双边关系不复杂的地区实现和解和区域合作方面取得了一些显着进展。 这是防止仓促欧洲扩大的关键一步。 例如,设立西巴尔干青年合作办公室和加强运输和能源连通性。 此外,在2017年7月在里雅斯特举行的上次首脑会议之后,决定在联合国的预算支持下在西巴尔干半岛建立“区域经济合作区”,但仍然遭遇强烈的怀疑

保加利亚媒体国家日报“24 Chasa”强调保加利亚可以因为身为主席发展自己成为调解者的政治地缘角色:“我们必须利用我们对于西巴尔干地区的优势地位以不失去我们已经达到的过程:和马其顿关系历史性的进展,我们自此成为欧盟,西巴尔干国和土耳其之间调停国这个不可改变角色。”
但是保加利亚的言论似乎是分割的。正当某些人说身为欧洲现任主席纯粹是正式且象征性的,其他人则对保加利亚将被视作西巴尔半国家并入欧盟的协调者的角色保持怀疑的态度:“就算保加利亚宣布将会举办关于西巴尔干半岛未来的高峰会,塞尔维亚和马其顿都不能期待合并欧盟的过程一定是一定会发生的。另一方面,即使有他们的一片好意和他们在区域方面的擅长,保加利亚不会成为是合并欧洲的模范或动力。因为这些国家仍在欧盟管理章程中受到布鲁塞尔的控制。”可以在无线电台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的保加利亚板块中读到。

值得一提的的是,欧盟委员会对于保加利亚的贪污问题所采取的严格监督。另外,保加利亚并非申根成员国,即使让˙克洛德˙容克近日表态赞成将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快速纳入申根区,并成为欧元使用国,她在欧盟的地位仍然是较弱的。

尽管如此,保加利亚首相,博伊科•鲍里索夫明确证实保加利亚欲让西巴尔干地区成为“与欧洲不可分个的地区……加入共同安全及经济发展区汇市欧洲重要的战略。”而外交部长一卡特琳娜˙札卡莉娃(Ekaterina Zakharieva)高兴地说:“保加利亚已经达到将西巴尔干地区重新合并到欧盟的目标了。”

这样的态度,如果不仅是象征性的,可能为西巴尔干地区合并欧盟成为首要之务和对此与欧盟密切合作带来正向的动力。

受到俄罗斯和土耳其影响的西巴尔干国家

战略上,将西巴尔干地区纳入欧洲一体化进程更是因为他们的地理位置和他们的东部邻里——土耳其及俄罗斯。土耳其希望影响前鄂图曼帝国的领土,特别是波士尼亚赫赛哥维纳和在她已经在历史和经济及穆斯林团结上采取行动的科索沃。事实上,艾尔多安(Erdogan)在2013年10月宣布:“土耳其即科索沃而科索沃即土耳其”。俄罗斯本身也对她前帝国领土施压以避免“另一个跨洲的欧洲”之西巴尔干,主要是执着于不要让这些国家被纳入北约。也因此俄罗斯提到“祖卡诺维奇的背叛”,前蒙特内哥罗首相自从2017年6月5日加入北约被俄罗斯斥责他亲欧洲的态度。

至于赛尔维亚,和俄罗斯之间有着暧昧不明的友谊,并没有如此愿意并入欧盟,尽管俄罗斯公开表示不会让此发生。

由于俄罗斯对其的经济影响,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矛盾突出,保加利亚对俄罗斯的立场是危险的。据保加利亚日报24 Chasa报道:“ 鲍里索夫在对俄罗斯实施制裁问题上受到了唾弃。一方面他拒绝实行,另一方面,他又支持欧盟的立场。此外,保加利亚总统拉蒙德邀请了普京参访保加利亚,这可能对鲍里索夫来说又是另一困境⋯⋯他很难同时满足他的联盟伙伴和布鲁塞尔。因此任何决定都可能酿成政府危机。”

这些持续来自东方的影响可能会让某些可能有种族报复危险的西巴尔半国家之并入欧盟陷入困境。保加利亚对于接下来的几个月会欧盟希望实施的政策非常关键。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