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人民圣诞组织以及其对政权的威胁

翻译:Jenna Tang, Haoran Lian

近期在伊朗,抗议高物价以及伊斯兰极权主义倾向的人民造反运动,造成其政治的一番动荡。自从2009年选举後的大型抗议以来,这个国家首次承受大规模民众起义的震撼,人们的诉求不再是 “我的投票权在哪里?”,而是终结伊朗执政近40年的宗教专制。

伊朗总统哈桑・罗哈尼在判断局势有必要的情况下,於1月2日时致电法国总统艾曼纽・马克宏,要求他严厉惩处驻扎在法国的伊朗 “恐怖组织” 活动。伊朗政府声称,在近期伊朗的抗议活动中,这个 “恐怖主义组织” 被认为扮演 “加害角色” 。这一切清楚地影射出人民圣战组织(OMPI),是推翻专制政权的主要反对力量。

阿里・哈梅内谴责外界影响

该政权的媒体自2017年12月28日的叛乱爆发以来,一直没有停止去谴责这些坚决反叛者在叛变运动中所扮演的 “带头角色” ,这些造反运动使人担心最高指导政权的存亡。阿里哈・梅内(Ali Khamenei)於1月9日发言,表达他欲打击被指控与外国势力有联系的组织之决心:“这笔钱来自波斯湾富裕的政府,而执行者则是该组织的刑事 ‘monaféghines’(指称人民圣战组织OMPI的贬义词)” 。他们呼吁人民使用能满足大家的口号 “向高物价生活说不” 来抗议。

数千名抗议示威者今天全在伊朗的监狱中。国际特赦组织於1月5日发表新闻稿,警告针对这些示威者的残暴行为之危险性。媒体报导了伊朗监狱中一名年轻抗议者的 “可疑死亡” ,而在此同时许多家庭也都没有任何自己孩子的消息。早在2009年,几名抗议者就被巴萨达(Pasdaran)枪杀以及虐待— 也就是革命的守卫,政权的镇压军队。

近期的镇压都一样的残暴。大约有40名示威者遇害,数千人被捕,其中包含许多人民圣战组织的支持者及其家属。追求人权者们现在担心,这会跟2009年一样,施行 “假审判” 以及判决死刑。在那一年,抗议者当中,只要是支持人民圣战组织的人,皆被判处死刑并处决。

这些反抗政权的人是谁?

人民圣战组织(OMPI)於1963年,由一群伊朗大学青年所成立,以作为对沙阿国王恐怖政权的回应,期许成为建立民主和独立政权的反抗组织。受到伊斯兰教进步主义的啓发,在与绝大多数人信念共存并且符合进步和社会正义的观念下,人民圣战组织的青年运动迅速获得伊朗青年以及菁英的青睐。1979年推翻沙阿政权之後,人民圣战组织开始以国家政党的方式运作。他们在沙阿监狱的抵抗精神以及对伊朗青年的吸引力,引来了遍及伊朗数十万的年轻人,特别是女性。他们的报刊——Modjahed,每日发行量达五十万份,已成为国内阅读量最高的报纸。数百万人参加了会议。人民圣战组织很快地成为了政权主要的反抗势力。因为组织以原则拒绝承认原教旨主义者,於1979年在宪法中强加的 “最高领袖” 的观念,从而违反了 “人民主权” 的原则。

人民圣战组织年轻领导人开明及勇敢的态度,赢得了所有伊朗民主人士的钦佩。全社会对此展现出对其强而有力的好感,但原教旨主义很快地开始害怕民主运动的规模。自1981年以来,他们采取了无情的镇压措施,有时每天都有数百名拥护者皆被枪杀。於1988年,当政权决定暗杀3万名政治犯时,屠杀达到了巅峰。这人道泯灭的罪行遭到非政府组织,如国际特赦组织的谴责,公民们仍要求宣布公墓地点和举行国际法庭,来审判那些仍站在政权高位的人物。

当时霍梅尼的继承者Ayatollah Montazeri 也因抗议而被撤职。强调社会运动的深层根源,他亲自致函到 “最高领袖”: “圣战者并不是单由几个人所组成的,他指的是一个想法还有逻辑。杀人只会导致它蔓延。” 事情确实是这样发生的。这场活动持续发展,而这一现象揭示了活动的社会根源,使其得以持久地更新。应该指出的是,在国际舞台上克服所有政权阴谋与诡计的惊人能力,且还是在西方政府善意顺从伊朗政权的情况下。

照片:於2018年1月3日,一群在布鲁塞尔抗议的人民,支持那些在伊朗进行抗议的伊朗人民。(Thierry Roge/ Belga/ AFP)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