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马杜罗:紧张局势下的连任

翻译:John Liu, Glen Mak

现任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於5月20号毫无意外地获得连任,尽管委内瑞拉从2014年起就危机不断。当选结果宣布後,国内和国际媒体皆有一连串的反响。

马杜罗就是在这样紧张的局势下获得连任。他的下一任总统任期将在2019年1月展开,为期6年。

最低服务

在初选中,尽管大部分的人都不认同马杜罗管理国家的方式, 但他仍是最受欢迎的候选人之一 。虽然有高达52%的人并未投票,但他仍以67.7%的选票获胜。他的对手法康(Henri Falcon)以21.2%的得票数位居第二,而其他两位候选人博图奇(Javier Bertucci)及基哈达(Reinald Quijada)则宣布这个选举结果是一场 “诈欺” ,并对之提出质疑。

马杜罗是前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Hugo Chavez)的好友兼顾问,并在2013年查维兹死後接替他成为总统至今。在2017年初,他的支持率只有24%,虽然在同一年12月份的市选举中略为上升。他的政党在这些选举中获得胜利,但主要的反对党却因为抵制选举被排除在总统大选之外。马杜罗的头号对手法康是被排除在总统大选之外的反对联盟MUD的成员之一,因此法康决定离开此联盟以寻求机会参与总统大选。在大选的结果宣布之後,法康呼吁在12月——也就是传统上委内瑞拉举行总统大选的时间——举行新的大选,因为今年的选举遭当局往前移。

被视为 “违法” 的一场选举

虽然马杜罗获得多数票当选,但是在低投票率之下,他离所谓的 “得到一致通过” 还很遥远,其当选在国际社会中也引起一片哗然。许多的国家对这次选举皆有不同的意见。利马联盟(Lima Group)的14个国家,美洲及加勒比海国家组成的联盟,包括巴西丶阿根廷丶加拿大及墨西哥最先开始对选举结果发起行动。这14个国家在5月21号宣布选举结果并不合法,并且召回驻委内瑞拉的大使。利马联盟 “重申其对委内瑞拉政治丶经济丶社会和人道主义危机深化,造成民生恶化的关注。 委内瑞拉人大规模地移民到我们各国上, 更体现了这个危机造成的後果” 。

在欧盟,西班牙和法国等几个国家同样谴责此次的总统选举。在法国外交部发表的一份申明中,其表示 “法国与其他的欧盟夥伴怀疑选举的透明度及公平性。历史上低投票率证明多数的委内瑞拉公民并不承认选举的合法性及可信度。” 然而,有些国家如俄罗斯丶古巴及玻利维亚则祝贺马杜罗当选。

不停止的危机

委内瑞拉是一个深陷於危机的国家。在2017年,总共有120人死亡,且有超过60万人离开这个国家。委内瑞拉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石油蕴藏量,其经济及大部分的社会资源皆仰赖於石油带给他们的财富。然而近几年因为原油价格持续下跌,政府不得已削减福利,但也因此失去一些工薪阶级的支持。马杜罗也成为该国通货膨涨,及因为警力短缺造成暴力事件增加的众矢之的。与其他国家相比,委内瑞拉是世界上数一数二最暴力的国家。2018年世界新闻摄影奖(World Press Photo)的得奖者——施密特(Ronaldo Schemidt)的作品,拍摄到一名年轻抗议者着火的照片,代表着委内瑞拉身处的危机及暴力的阴霾。许多人都在逃离这个国家,和马杜罗及其政府引起的各种灾难。食物丶药品丶水及电力的短缺非常常见。根据世界银行的调查,2012年委内瑞拉人的平均月薪为1092美元,然而自从原油价格下滑开始,其平均薪资亦不断下降,至於下跌至何等程度仍是未知数。雪上加霜的是,尽管最低薪资自四月起已经调涨95%,却仍然比不上高达13800%的通货膨胀涨幅。最惨的是,在马杜罗当选後,美国新一波的制裁也开始了。

在这样的政治风暴中,选民可谓极其疲倦。而且如果要解释为什麽大批选民宁可弃权也不愿投票,大概是因为反对党好不到哪里去。选举的候选人不管是来自委内瑞拉最有钱家庭的卡普利莱斯(Henrique Capriles Radonski)或者是在美国大半生的哈佛毕业生罗培兹(Leopold Lopez),选民的选择就好像是德国诗人及哲学家所说的 “在一些情况下,仅有的选择可能只有在非信仰跟异端之间”。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