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配额 :匈牙利被令遵守

翻译 : Yu-Hsiang Wang, Irene Zheng

在匈牙利於其与塞尔维亚的边界建立反移民墙,并引来2017年9月6日欧盟法院对此的判决後大概两年,我们有必要对匈牙利首相维克多·奥班(Viktor Orbán)的政策进行一次回顾小结。

欧盟法院重申,团结一致是「欧洲的基石」

欧洲联盟在2017年9月6日做出的判决 — « CJUE 6 sept. 2017, Slovaquie c. Conseil, aff. C-643/15 et C-647/15 » — 结束了欧盟内关於难民危机的辩论,直接针对匈牙利首相维克多·奥班所制定的移民政策。作为对欧盟高峰会於2015年通过的移民配额表—2015/1601号决议为希腊和义大利寻求庇护者建立临时搬迁机制——的回应,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在欧盟最高法院对这个决定提出异议。欧盟最高法院拒绝了该上诉并认为欧盟就难民配额制定的临时措施是必要且符合比例的。

藉此,欧盟法院也重申了欧洲联盟运行条约第80条,有关团结和欧盟会员国分担责任的原则。欧盟法院的这个判决适用於所有欧盟成员国,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别无选择,只能在欧洲情势前退让。欧盟法院的倡导者伊夫伯特(Yves Bot)更明确地强调团结作为 “真正构成欧洲联盟存在的目标和理由的精神” 和 “欧洲联盟的基石和存在的价值” ,代表了欧洲联盟会员国的首要目标

布达佩斯不退让

布达佩斯完全不屈服,断然拒绝欧洲司法议会的决定。无论是在各部长之间还是亲匈的媒体间都出现了反弹声浪。匈牙利外交部部长西雅尔多·彼得(Péter Szijjarto)认为这个决定是 “不负责任的” 丶具有 “政治性” ,并 “威胁整个欧洲的安全” 。
他承诺匈牙利 “将持续反对这些强制配额” 。一名带有种族主义倾向的记者查伊斯拜尔(Zsoltz Bayer)在亲政府的匈牙利时报(Magyaz Idök)中表明拒绝欧洲的决定 : “曾经,西欧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殖民主义帝国,英国丶法国丶西班牙丶荷兰丶比利时,甚至是义大利都曾有殖民地。这些国家无情的销毁文化和文明…这个殖民帝国现在已向前被殖民国提出补偿,但这整件事最糟糕的部分是,西方国家现在决定要让整个欧盟平摊那些罪恶。这是不正义且卑鄙的。”  若回想一下维克多奥班几个月之前给自己的祝贺词,他曾表示 : “匈牙利仍是欧洲没有难民的最後几个国家之一。” 在一个认为自己是欧洲基督教守护者的国家中,这种拒绝并不让人意外。

德国丶匈牙利,和欧洲的不信任 :欧盟带给匈牙利甚麽未来 ?

在欧洲联盟内部,匈牙利对该决议的反应在德国格外的不被认同。默克尔在2017年9月10号接受柏林日报(Berliner Zeitung)专访时表示,匈牙利拒绝遵守欧盟法院的裁决是 “不可接受的” ,且 “可能危及该国在欧盟中成员国的地位” 。
德国左翼日报 “南德意志报” (Süddeutsche Zeitung)针对匈牙利和波兰同时启动侵权程序,提出了 “核选项” 的假设,消除波兰行使否决权的可能性。

虽然维克多奥班最近向欧盟委员会要求财务的支持去建造他认为像是 “欧盟外部边界” 的反移民围墙,该会主席尚 — 克劳德·荣克 (Jean-Claude Juncker) 尖刻地回应,表示团结 “不像在吃自助餐” 。匈牙利的政策显然会造成信心的减弱和对西方国家的不信任。面对一个至今还算有耐心的欧洲,这些做法像是对布达佩斯的最後警告。

颠倒的世界

然而,当团结被视为欧洲联盟的创始价值,法国资讯新闻台(Franceinfo)在2017年的11月初揭露了一个新的丶恶名昭彰的现象,展示了欧洲政治的对立点。事实上, “准备退休或已经退休的工人” 厌倦了德国的这些难民潮,和那些他们造成的冲击,以及,默克尔的政策决定将难民安置在匈牙利,接近巴拉顿湖的地区,他们那里更安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