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管加密货币——一场立法智力战 

翻譯:Andy Daz, Marcel Lui

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匿名且不受任何政治体规管,各国在这方面的立法上有较大分歧。尽管一些国家对这一数位浪潮有所保留,并打算自行制定法规,以规范这场可以与17世纪荷兰郁金香热相提并论的数位狂热,其他国家还是放行这些新的加密货币。

纵然全球沈迷於比特币丶里特币(Litecoin)丶以太(Ethereum)和其他虚拟货币的吸引人的跌涨起伏时,各国必须正视这项数位创新。因为利用了区块炼技术(一种数位化且去中心化的信息基础技术;此技术使信息能够以安全的方式被存储和传送),加密货币虽然带有其作为独立币别原生的一些风险,但仍然在金融和科技领域上非常有竞争力。

加密货币没有与传统货币一样的安全性

加密货币不仅能被用作购买商品或服务时的媒介,也能与传统货币兑换,或被用作筹资时的资金(initial coin offerings, “首次代币发售” )。因而,交易以点对点(peer to peer)的方式完成,而不受金融管理机关监督。後者则可以管制交易人员。币值由总量有限的加密货币的时常浮动的供需所决定。举例来说,比特币最高的发行量被决定在两千一百万单位。而为了避免通膨,这种货币的涨幅是被限制的。不管怎样,比特币可能被再细分来补偿稀少的问题,但这是另一个议题。

如此,特别是从打击洗钱和资助恐怖组织的角度来看,加密货币这个系统,与传统货币相比,并不具有相同的安全性,也无法提供稳定性。这也解释了为何某些国家对於迈向这场加密冒险裹足不前。

对全球金融没有风险

在2018年G20国家经济部长会面的同时,金融稳定委员会回绝许多国家对管制加密货币的要求。金稳会主席马克·卡尼(Mark Carney)特别指出,现有的加密货币只占了全球百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毛额,因此 “不会对全球金融稳定造成威胁” 。由於未有采取协调的行动,各国采取了不同的规范方式。虽然某些国家倾向於禁止虚拟货币,如越南丶摩洛哥和尼泊尔,但还是有一些国家决定以正向的态度在不同程度上接受加密科技,如瑞士、白罗斯和马尔他。

站在加密货币前端的瑞士

看好区块炼和加密货币发展的瑞士对此有许多计画。被称作 “密谷” (Crypto-Valley)的楚格见证了第二个重要加密货币 “以太” 的诞生;而与此同时,苏黎世市民可以在街上的一些自动售货机直接用比特币记账。2017年,世界最大六次首次代币发行中,有四次就是在瑞士领土发生。2018年2月,瑞士联邦金融市场监管局出版了《与首次代币发行(ICO)相关之义务问题之施行细则》,且在此前已经提议将 “以电子货币(比特币等)为媒介交易和使用支付系统” 加入反洗钱法。由此,瑞士将自己定位为对加密货币创新开放的国家,但也大幅修改法规以应对变化。

白罗斯视之为吸引新投资者的方法

尽管在世界上不那麽受人关注,白罗斯以其於2017年底由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ra Loukachenko)签订的关於数位经济发展的法案,在这方面的立法上还是颇具创新性的。在这部法案中,该国显示出对区块炼的发展和加密货币的开放态度。白罗斯律师事务所Borovtsov&Salei的资深合夥人伊里亚·莎雷(Illia Salei)向本站解释: “这项对於区块炼和加密货币的立法的主旨在於寻找能吸引外资的新方法以刺激白罗斯的发展。”

由此,直至2023年,在白罗斯领土上进行的以虚拟货币进行的交易都被免税。关於聘用外国人的法律规定在聘用信息技术人士这一方面也得到放宽;在专攻这一领域的公司也将更容易入驻 “高科技园区” 。莎雷强调: “今天,尤其是那些被视作全世界最好的编程人员的白罗斯专家能够吸引到外国投资者。”
世界安全丶逃漏税丶打击洗钱和对恐怖组织的资助是规范虚拟货币的最主要关切点。在G20的公报中,他们特别承诺实施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规范。

因此,2018将会是规范这一可能的现代 “郁金香热” 的年度。

 

译者注:Casse Tette 为魔方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