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d'illustration. Crédit Hernán Piñera.

阿根廷:教师发起第二波罢工

翻译: Glen Mak, Kiera Lin

自3月6日起,阿根廷老师为致力捍卫自身的工作环境,一直处於对抗马克里(Macri)政府的罢课行动中。「只要老师们还活着,就无人会屈服於政府」是这个抗争运动的标语,反映着对全国性平等制的诉求。本报会见了阿韦利亚内达流行音乐学院学生中心(Centre étudiant de l’école de musique populaire d’Avellaneda)的代表德菲娜・德利奥(Delfina Daverio )和 卡伦・奥提兹(Kalen Ortiz)。

平等制法是基什内尔(Kichner)政府在2006年通过的法律,其规定雇主的国家和教师联会在学年的开始组织一次会议以商讨教师的薪水和工作环境的调整。薪金的调整是基於上一年度的通涨指数而作出的「弥补」。今年,马克里政府以紧缩政策为由拒绝出席商讨会。

不充份的提案

在罢课发起的数日後,政府基於2017年的通涨预测提出了一个薪金上升17%的薪酬调整。然而教师们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这个提案,指出这个方案未能弥补上年高达40%的通涨水平,继而要求35%的升幅。他们强调在一个自2001年起通涨便不受控制的国家,发布有根有据的通涨预测实属困难。
教师的薪水普遍偏低,特别是中小学教师的工资只比最低工资稍为高一点。「一个老师可以担任两个职务,其时薪却是递减性的。」这让德利奥感到气愤,「这根本不是一份增值的工作!」另一方面,政府正试图以开展了镇压行动和用1000比索为奖金给予顶替罢工者工作的人去取缔这个抗争运动。

今年大概难以成功

在4月6日的全国罢工日中,法官多亚・特密 (Dora Temis)要求阿根廷政府遵守法律,在接下来五天内组织对等会议。政府对此向法院提出上诉,一场法律纠纷就此展开。奥提兹认为「今年我们大概不会成功了,但我们决定还是要抗争下去。」联会在谘询罢工者後决定把抗争升级,运动自4月18日星期二起将会随一个轮换系统,每周一天的方式继续展开。

一个流动学校在一个星期前成立,其目的是为了教育公众何为劳工权利。同时,和这种意识相关的活动,将会在大学里继续。在横幅上写着「老师虽然正在抗争,但也在教书」的格言似乎到今天也适用。

图片从左至右

图片:“教育不能谈判”。这个口号旨在强调教育不是商业产品,引用企业家马克里姆(Macri)的话。(照片由Iris Kauffmann提供)

图片:纸造的人造模特,代表老师和学生穿着着名的白色衬衫/工作服(照片由Iris Kauffmann提供)

图片: ‘这里没有人会跌倒’ 这个口号是Macri自己的话 ‘…有些跌入公共教育’。这个动词 “跌倒(入)” 被看作是对教师以及学生、校友和家长的侮辱。(照片由Iris Kauffmann提供)

 

横幅照片:插图图像(Hernán Piñera提供)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