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2009:绿色革命中的红色势力

翻译:Pichuan Chan, Haoran Lian

超越媒体所宣称的“绿色革命 (Mouvement Vert)”,2009年在伊朗掀起的反动声浪被认为有利于其他形式的集会动员,尤其对于极左派主义分子。Le Journal International专访了一位目前在法国,二十八岁的伊朗政治难民,他在该国被判五年有期徒刑。 

2009年6月,保守派候选人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djad​)赢得总统大选,随后便引起多次群众大型示威游行,来于抗议此次不正当的大选,并拥护其反对党派候选人——莫萨维(​Mousavi​)。​ 被称为绿色革命的此次运动在伊朗造成相当大影响,数百人因此罹难,数千人被逮捕。

“特务组织在2009年动员的第一天就打电话给我” 

欧密德(笔者注:为该政治难民化名)说,自中学起他曾是极左派活动分子的其中一员,他来自一个对政治并不特别投入的蓝领家庭,尽管根据他所说的,“在那个时候的伊朗,由于经历过战争以及开放阶段,因此所有人多多少少都参与政治”。年轻的他,因为自己的劳工阶级背景而开始对政治感兴趣。在二零零九年大选前,他创立了一个左派的学生团体,草创之初只有四名成员并只在某一间大学活动。短短两年之间,该团体已有数千名成员并活跃于十几所伊朗的大学,欧密德并在大学报刊中主笔。他属于一个左派革命共产分子,因此他早就知道这些政治活动可能将对他人身造成危险。

欧密德在3月8日第一次被逮捕,尽管当天为国际妇女节,然而相关的示威游行却被当局禁止。他因此入狱三个月。他解释道,即便大家的讨论多集中在2009年,但其实由警方所策划的政治活动早在更之前就已经发动。在狱中,他认识了一些行动派者。

“ 年轻的反叛者”

特务组织在2009年动员的第一天打给他,因此他便前往他们的办公室。他们对他说:“今天下午会有一场示威游行,你在这里签上你的名字并写:“我,欧密德,将不会参与这场示威游行”。“我写了,也签了名。我只能这么做。”,他说道。他边笑边回想着跟特务组织会面过后的场景,“我走向市中心,恰巧置身于示威游行的队伍中。那张我刚签过的纸条还在口袋里。”

欧密德认为当时他的政治意识形态“有些极端”,因为在那个时候他将自己定位为“年轻的反叛者”。他解释道,不愿意加入支持莫萨维阵营所发起的大动员,倒不是因为那张纸条阻止了他。“我之所以会有先前那些努力,是因为当初我以为这是个中产阶级的运动”。在动员过后的几天,其他团体纷纷加入与莫萨维对立的一方,接着武装团体企图点燃示威民众激情借此让此次动员更趋极端化,此举更加剧了一触即发的紧张氛围。因此当动员集会开始变得暴力时,当局刚好借此机会逮捕某些运动领袖者,如前总理莫萨维,自2011年起便一直受到软禁。

“ 你很希望狱警来找你,揍你一顿”

在2009下半年期间,他第二次入狱。据他而言,当局者“在这段时期以所有人为箭靶”,特别是那些像他一样参与政治运动团体的激进分子。他和工人们一起抗争,然后在一次大学的罢工事件中被逮捕,当时警方正对上上下下整个社会不同部门进行严密监管。这位年轻人这次入狱四个月,尽管他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予以缓刑。

欧密德遭受许多肉体及精神上的暴力对待,尤其在他第一次被逮捕的时候。一开始他曾尝试抵抗严刑拷打的折磨,这使得他付出了必须住院治疗的代价。他说:“当你在一个三平方公尺大小的牢里,你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你根本不知道现在几点。你只能在这小小的房间里盯着墙打发时间。你很希望狱警来找你,揍你一顿,因为这样最起码有个人就在你对面。”

一场“未竟的半革命”

2001年,他在一场工厂罢工运动中被第三次逮捕,入狱三个月。一审时确定其五年有期徒刑,在二审前他有二十天的时间可以上诉。然而他选择利用这段空档时间逃离伊朗,其他被判刑有些达十五年有期徒刑的人,也都像他一样被迫必须离开自己的国家。

他形容2009年的革命运动是一场“未竟的半革命”,尽管今日在鲁哈尼(Rohani)总统任期间,保守派与温和派分子得以达成和解,他仍然无法返回伊朗。宗教权力(神权)仍对司法正义握有极大影响力,“最高领导就像伊斯兰国王一样… 大家都说言论自由在伊朗是存在的,的确,但麻烦也接踵而来。”欧密德后悔没有参与莫萨维阵营的大动员,“二零零九年本来是有希望的。”如果现在要他回过头检讨的话,他的遗憾是当时他认识许多人。“那时候我认识那么多人,我有人脉,我本来可以投身参与更大的革命,结果我却固守自己的小团体,实在是太可惜了。”

 

横幅照片:伊朗国旗图片  图片来源 :Pixaboy

 

 

You may also like